曝“漲停板敢死隊”如何操縱股市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大发快3_大发快3网站_去哪玩大发快3

  關於“漲停板敢死隊”早期成員,江湖上流傳多種説法。梳理髮現,最可靠的説法是“3+1+1”組合。3,指的是徐強、神秘吳姓男子以及徐海鷗。這三人都在駐紮在銀河證券解放南路營業部4樓貴賓室,他們肩上有三四千萬的資金。5003年正值熊市,營業部絕大要素成交量都來自他們。

  今年9月11日,證監會召開例會,併發出了這樣一篇文章——《馬信琪和孫國棟涉短線操縱股價擬被罰款4694萬元》,其中表示,證監會對馬信琪涉嫌操縱暴風科技股票價格,孫國棟涉嫌操縱全通教育、中科金財、如意集團、西部證券等13支股票價格兩案調查、審理完畢。上述2案已進入告知聽證程式。

  用虛報影響股價

  兩案的操作手法均是通過虛假申報等方法影響相應股票價格,並快速反向賣出獲利。

  其中,馬信琪在2015年7月31日多次大筆申報買入後快速撤單,以不成交或几滴 成交的方法拉抬“暴風科技”股價,隨後快速反向賣出后来持有的要素股票獲利。孫國棟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期間,在開盤集合競價階段、連續競價階段、尾市階段通過虛假申報、連續申報抬高股價等方法影響“全通教育”等前述13支股票價格,並於當日或次日反向賣出獲利。

  證監會擬對馬信琪和孫國棟分別作出如下行政罰沒:沒收馬信琪違法所得44萬餘元,並處以132萬餘元的罰款;沒收孫國棟1129萬餘元,並處以3389萬餘元的罰款。

  此消息一齣,市場上關於“漲停板敢死隊”的討論又再一次熱烈起來。因為這種通過虛假申報影響股票價格,並快速反向賣出獲利的手法,什么都有 “漲停板敢死隊”的典型操作手段;而此案中被處罰的馬信琪,正是當年“漲停板敢死隊”的元老之一。

  説起“漲停板敢死隊”,浸淫股市多年的人肯定不會陌生。雖然这名隊伍並没有了任何組織性可言,也從來没有了刻意宣傳和包裝過这名人,卻憑藉淩厲的操作手法聲震江湖。

  “3+1+1”組合

  你聽説過的“漲停板敢死隊”,曾經有個“3+1+1”組合:

  關於“漲停板敢死隊”的早期成員,江湖上流傳多種説法。梳理髮現,最可靠的説法是“3+1+1”組合。3,指的是徐強、神秘吳姓男子以及徐海鷗。這三人都在駐紮在銀河證券解放南路營業部4樓貴賓室,他們肩上有三四千萬的資金。5003年正值熊市,營業部絕大要素成交量都來自他們。

  解讀下裏面的幾個重量級人物:

  1號人物叫徐強(後來改名為徐翔,即現在的“私募一哥”),17歲時就已入市,是敢死隊中年紀最輕的一位。

  2號人物姓吳,大約35歲。吳、徐兩人的學歷都在高,但股齡都很長,炒股水準旗鼓相當、難分伯仲。兩人大約在5000年左右從这名營業部轉到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當時資金不過幾十萬元,4年後,兩人賬戶上的錢都變成了數千萬元。

  3號人物徐海鷗,这名人1975年出生,一開始為比他小的徐強做助手,後來隨著資金的壯大,徐海鷗也成長為敢死隊的核心成員,“三個火槍手”就此形成。

  另一個1,正是這次被通報處罰的馬信琪。據悉,馬信琪此前也是在銀河解放路營業部,並與这名三位並稱“超短F”。5002年5月,这名人被臨近的天一證券(現已改組為光大證券)解放南路營業部挖走,數位大戶亦追隨而去。天一解放路隨後总爱总爱出现新的敢死隊,頻繁在龍虎榜現身。

  還有一個1,則总爱总爱出现在與銀河證券解放南路一條馬路之隔的銀河證券和義路營業部。據了解,这名營業部总爱总爱出现了敢死隊的身影大慨是在5002年。

  其核心成員當時據稱40多歲,與銀河解放南路的三大高手過從甚密。5002年後,兩家營業部開始屢屢在龍虎榜一齐現身,銀河解放路被媒體披露後,和義路營業部大有取而代之、成為後起之秀之勢。筆者梳理几滴 資訊發現,這位和義路營業部的高手,很可能什么都有 後來被稱為“棋壇股神”的舒逸民。據知情人士介紹,舒逸民出生於上世紀500年代中期,早年曾是浙江省西洋棋隊的隊員,常常代表寧波和浙江出戰西洋棋和心國象棋的比賽。

  這5個人、3個營業部,就構成了“漲停板敢死隊”的雛形。

  敢死隊咋样創造驚人戰績

  寫到這裡,可能有讀者會感到困惑。“敢死隊”難道都在通過團隊的方法炒股的嗎?為何“F4”成員還能出走並另起門戶,假使 也絲毫不影響餘下三位高手的戰績?又為何“一枝獨秀”的營業部也都前要叱吒風雲?

  這其實就跟“漲停板敢死隊”的操作風格有關了,與封號上的“被”組合不同,這些人其實都在單槍匹馬作戰。

  一個人,幾臺電腦,或許打上去一個美女助理,便都前要創造神話了。

  根據銀河證券解放南路總經理沈光輝後來的説法,“敢死隊”並非像外界傳言所説,是一個戰鬥小組,事實上他們平時基本都在所有人為戰,盤中不交流,也沒時間交流。每個人坐在電腦前,都在緊張地看盤,根本無暇顧及这名。而買哪一隻股,都在根據盤面在短短幾分鐘內決定的,什么都有根本没有了商量的時間;即使是一齐買入一隻股票,那也是“英雄所見略同”。

  而他們所駐紮的貴賓室裏,除了電腦,没有了別的設施,他們什么都有 前要,因為所有時間都用來研究股票。有媒體在一篇報道時曾經這樣描述:“見識過他們翻看股票的带宽,你才知道什麼叫出手如電。他們似乎只做一件事——飛快敲擊鍵盤,別人根本連股票名都沒看清,他已飛速切換到另一個界面。”

  據了解,那時候,解放南路“敢死隊”三名核心成員每天都會在股市收盤後,到沈光輝的辦公室交流一天的心得,時間一般半小時。三名核心隊員還所有人雇了一個小姑娘操盤,每人有四五台電腦。

  憑感覺手法簡單而有氣勢

  公開的資料顯示,“漲停板敢死隊”正常的手法是,是在大盤強勢時期,若個股短線上升勢頭兇猛,便果斷介入,用几滴 資金將所挂拋單一掃而光,在短期內將各股封停後,再用一筆大單,將漲停板牢牢封住。等第4天 開盤,不論盈虧,堅決出貨離場。在大盤上漲的局面下,漲停後的個股第4天 都會高開,假使 短線出貨也非常容易,但都在这名機構故意在第4天 壓低價格,漲停板敢死隊什么都有 戀戰,很慢斬倉出局。

  “5006年前,敢死隊成員個人資金,基本没有了上億的,經過2年的牛市,目前都在了數億的資産。能做到这名份上,就很難消滅了。他們都在这名人一個人操作,別説團隊,連個助手都没有了。他們研究股票都非常投入,別人聊天、看電視、休息的時間,他們都在研究,還經常熬夜。他們已經把炒股當做生活中最大的愛好了。為人處世方面,他們都在很好的公民,很隨和,不會因為这名人有錢看不起別人,更不會趾高氣揚,看上去跟普通股民没有了什麼兩樣。”這是一位與敢死隊多有接觸的營業部老總的説法。

  “其實我們主什么都有 憑盤中感覺和經驗,是很難言傳的東西,假使 也常有不準的時候。可能方法能説出來那才是蒙人的。我們的方法並不神秘,也沒必要秘而不宣。即使別人知道我們的手法,也很難學習。換句話説,没有了普遍意義。”這是敢死隊成員之一徐海鷗的説法。

  也正是憑著敏感的直覺、淩厲的手法、超乎常人的勤勉,敢死隊在短短幾年內便完成了財富積累,也創造了股海傳奇。

  “一字斷魂刀”出貨法名震江湖

  此外,在熊市中,敢死隊的淩厲手法也讓資本市場所熟悉。“一字斷魂刀”的出貨手法,曾被稱為寧波敢死隊的經典手法。即前一個交易日尾盤脫離成本區快速拉高,次日早盤下一大單快速“秒升”,形成無量拉升,短期快速拉高後,再以低於現價3%的價格快速拋盤,吸引買盤几滴 進入,形成“一”字平走的奇觀,反覆波段操作後,直到將肩上籌碼完整拋售完畢。

  還有一個基本被認可的事實是:這些人的專業素質普遍不高,金融類的知識都在太有,但有著很強的敏感性,屬於對市場有全天然嗅覺的人群。換句話説,敢死隊成員基本是“憑感覺”操作。

  “並不太關心大勢,什么都有 在快、準、狠上下工夫,選擇的品種基本上是被埋沒的績優股,可能是沒人看得上眼的無莊冷門股,選中之後大手筆買進股票,直封漲停。”這是寧波一位黃姓市場資深人士的看法。

  “他們都很刻苦,每天都在復盤研究到深更深更半夜,深入鑽研股票基本面、技術特點、籌碼成本等,因為下足了功夫,什么都有他們操作的股票多數都在延續性,很少第4天 就翻盤大跌的,能讓大多數跟風股民有利可圖,假使 都在很貪心,基本能夠安全脫身。”這是一個比較熟悉敢死隊的營業部的員工的説法。

  創造奇跡後卻銷聲匿跡

  據統計,從5003年1月2日開市至2月14日,共26個交易日,在滬深交易所公開披露的資訊公告漲幅榜中,“敢死隊”共有11天18次榜上有名,操作的股票達17隻,榜上封漲停資金累計達1.5億元。

  經歷過幾次漂亮的戰役後,“漲停板敢死隊”威名遠播,在江湖上更是有“炒股不跟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的美譽,也彌補了“南雷北趙成絕響,人間不見短線王”之後的遺憾。

  然而,從5005年入秋起,聲名如日中天的“漲停板敢死隊”总爱間呈現很慢式微態勢,並幾乎銷聲匿跡。有報道曾指出,名氣漸響後,“漲停板敢死隊”的一舉一動開始為外界所注意,特別是其在營業部的倉位、持股等情况报告很容易被洩露,更是一帮人專門分析他們的持股以跟風投資。

  不願被過多關注和打擾,也許是敢死隊成員最終決定隱退江湖的真正是因为。此後,全國各地总爱总爱出现了形形色色的自稱寧波敢死隊成員或其徒弟的“私募高手”,都在各種有關這些隊員們藏身的營業部傳聞,但真正的高手卻鮮少露面了。

  據《財經》